黄河口的春天

      发布时间: 2019-04-18 09:30:08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是诗仙李白《将进酒》里的诗句。滔滔黄河携泥裹沙跌宕万里涌入渤海,黄蓝交汇的壮丽奇观令人惊叹,黄河泥沙一层层沉淀堆积出来的新陆地令人欢喜。东营,这座黄河入海口的新城,河水汤汤海水浩荡,原油滚滚湿地苍茫,四季分明鸟语花香。

  “七九河开。”黄河水沸腾着,涨起来了。硕大的冰块在浑黄的河面上翻滚着碰撞着,奔着无边无际的渤海而来。“开凌梭,鲜得没法说。”湛蓝的海水也在沸腾,硕大的冰块也在翻滚碰撞。那么多的船,那么多的网,那么多的笑声,那么多的开凌梭。开凌梭是和海冰一起入网的,在春天的阳光下活蹦乱跳银鳞闪光。经过了一个冬天的休眠,这个时候的梭鱼肉质紧实肥厚,肚子里特别干净,没有一点土腥味。不用好厨艺,只要有一尾开凌梭。也不用好作料,只要有一点盐末。黢黑的铁锅里慢慢地炖上一阵子,汤浓色白,揭开锅盖的刹那,那冲鼻的鲜香能让人打个趔趄。

  草长莺飞的三月,东风还有些微的寒凉,黄河口的城市和乡村就都热闹起来了。房前屋后,街道绿化带两旁,高楼大厦边连成片的公园绿地,大大小小的花朵争先恐后地就盛开了。最先盛开的是小区绿地里那些不知名的蓝色小碎花儿,满天星似的撒了一地。安静了一个冬天的迎春花也是赶着趟儿来的,金黄金黄的,一堆一堆的香暖层层叠叠。一群群的东方白鹳、大雁、仙鹤、白鹭……归心似箭地回来寻找它们的旧巢了,花喜鹊和布谷鸟隐在深绿的柳烟里欢鸣。可爱的小燕子贴着绿绸缎似的水面疾飞,羽毛油亮的野鸭子在青绿的芦苇丛里自在地游来游去。

  “静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清风湖畔的十里玉兰花撵着春天的脚步盛开了,东风阵阵香气馥郁。一树一树的洁白,一树一树的艳紫,每一枝每一朵都在明亮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格外染心灼目。慕名而来的寻花人躺着的,蹲着的,站着的,一起把虔诚的镜头对准了头顶上飘逸灵秀的花朵。湛蓝的天空平静如水,衬着玉石般的朵朵清荷,一群白鸽盘旋在树梢头,几只黑天鹅在湖边悠闲地踱着它们的方步。一阵疾风突然摇落许多玉兰花片,穿着橘色工作服的清洁工大姐放下扫帚,摘下手套,蹲在树下一片片地捡拾。

  有河有海有湿地的大美黄河口,应该是许多人心中向往的桃花源了。在我的感觉里,东营的园林好像只有一座,从高楼林立的东城走到车流密集的西城,从南边的广利河走到北边的黄河,沿着街道走,顺着河岸行,随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五颜六色的花。天真烂漫的孩子,步履悠闲的老人,骑着共享单车的花季少年,一个个脸上漾着笑心中怀着暖。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一大早在此起彼伏的鸟鸣声里醒来,浴着满身的霞光去植物园嗅嗅花香草香,跑几圈步,打几趟拳,再循着第一剪春韭的香气走进人挤人的包子铺,吃上几个金黄鲜香的利津水煎包,喝上一碗黄河水熬制的黏糯的小米粥,也就了了一个春天的心事。(崔向珍)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