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太”佳酿 未曾豪饮已然心醉

      发布时间: 2019-06-21 11:04:37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社全媒体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在阴山山脉乌拉山腹部美丽富饶的佘太川,有一种历史的味道令人心驰神往,有一杯纯粮佳酿叫人未曾豪饮已然心醉,这就是巴彦淖尔老百姓心中的“佘太酒”的魅力所在。近日,“八百里黄河行”采访团一行走进了位于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大佘太镇的内蒙古佘太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倾听那段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感受佘太酒业传承与酿造的魅力!

蒙蒙细雨中,土生土长的大佘太镇居民吴德鑫带领采访团一行来到了一截两米多高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土墙前,“我们小时候就在这城墙上骑自行车玩耍,可没少留下美好的童年往事。”吴德鑫笑着说道,而一段历史传说,就在眼前这截土墙上铺展开来。传说,北宋年间,辽国进犯大宋,佘太君率领杨门女将抗敌。当时人困马乏,在此扎下大营。她在敌营两侧的两条山沟里设下埋伏后,率将士们向敌营进攻,造成三面夹击的攻势,大获全胜。后人为纪念佘太君,将她修筑的兵营称为“佘太城”。

大佘太曾是兵家必争之地。相传北宋年间,辽国进犯中原,边关告急,朝中无良将可派。佘老太君亲自挂帅出征,军队一路急行,一天,走到现今的大佘太镇,准备在此休憩,杨排风将自己的烧火棍用力插入土中,拴老太君的战马,说来也怪,这根烧火棍经过数年风风雨雨的洗礼,竟变成了一个坚固的石桩,这就是传说中的“拴马桩”。

这些民间故事口口相传,一直流传至今。而这里不仅有着壮美动听的民间故事,也有着渊源深厚的历史文化。发现于大佘太新村附近的汉代墓葬,依据墓葬出土文物来看,以陶楼、陶仓、陶灶、陶壶等为多数。这说明早在战国至秦汉时期,就有先民在此繁衍生息。陶楼、陶仓说明早在战国至秦汉时期,这里粮食丰产,百姓生活富足。有了充足且富余的粮食,百姓就有了酿酒、饮酒的习惯,其中出土的陶钫、陶耳杯均为当时的酒器就充分说明这一点。由此看来,佘太酿酒由来已久。

当万千思绪还沉浸在那段金戈铁马的传说中时,脚步已不知不觉踏进了佘太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制曲车间,只见一块块大小相同的“砖”叠加摆放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醇香的酒曲味道,车间内闷热得像蒸桑拿一样,两名制曲工人正在翻转曲块。随行的公司总经理王永吉介绍说:“这不是普通的‘砖’,是由大麦和豌豆碎压制而成的酒曲块,这里没有任何加热措施,完全靠发酵‘砖块’自体散发热量,每年从端午节开始制作曲块,经过一个月的培育,成为白酒酿造离不开的‘酒引子’。”

细心包装

说话间,采访团一行走进了酿酒车间,雾气腾腾、酒香涌动,酿酒师傅们有的拌糟,有的开启地缸,一派繁忙景象, 地上整齐排列的2000多口地缸,一眼望不到边。已经干了三年的刁良坤正汗流浃背往巨大的蒸锅里上料,在同伴的配合下,半小时左右,就填满一蒸锅。封好锅盖好,就开始加热蒸馏,酒香随着雾气的升腾而四处飘散。顺着蒸锅上的一根长管子,一滴滴原浆美酒聚集而来,刚蒸出的原酒被称为头茬酒。凑上去一闻,足有熏醉的晕乎感,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而它的浓度与烈度也绝不含糊,在70°-80°之间。

刚蒸出的原酒,经过分级摘酒、分级分时储存后,才可进入调酒工序。此时,酿酒师根据个人丰富的经验和先进的现代化检测设备提供的分析和检测数据,把不同酒度、酒质、不同季节生产的原酒等用物理的方法,按不同的量相互掺和,形成色、香、味、格诸方面均符合既定酒样的酒质,再经过灌装、检验等数道工序后,一瓶瓶精心酿制的醇厚细腻、回味悠长的“佘太”佳酿就新鲜出炉了。

精选原料

一杯佳酿的背后,除了悠久的历史渊源外,还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佘太酒业西临国家八大淡水湖之一的乌梁素海,泉水众多,水质甘甜,富含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传说中的“珍珠”古泉就在这里;又处于北纬42度黄金产粮区,自古土地肥沃,面积广袤,有数十万亩优质良田,盛产高粱、豌豆、小麦等五谷杂粮,素有中国优质酿酒红高粱核心产地之称。依托大佘太灵山秀水和丰厚的资源优势,2012年,内蒙古佘太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诞生”,秉承民族酿造工艺,传承传统的手工工艺,辅以科学质检技术,精选好粮,精心慢酿,采用纯手工酿造,经28天地缸低温缓慢发酵方式,清蒸酿造、清蒸流酒、清蒸排杂等工序,打造出了“地纯”“佘二”等独具特色的系列产品,成为巴彦淖尔人乃至全区人民待客的首选。

鄂尔多斯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友荐云推荐